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写在两年以后  

2018-04-07 00:06:2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虽然网易博客渐渐地被人遗忘,但我每天仍然在这里游荡,看看朋友们生活过的怎么样。毕竟平日里的朋友圈和微博只能提供碎片化的信息,并不能像博客一样让人完整地表达自己的想法、分享自己的生活。
上一篇文章是2016年的2月16日,准确说来是两年又49天;在8个月前看到加薪的文章,我感到我也应该在这里写下一篇日志交代一下这两年里自己的变化。

一、本科毕业
首先我,本科毕业了。
本科毕业是一件矛盾的事情。但从毕业这件事来说,顺利完成了学业、拿到了学位证书,成为了一个学士,可喜可贺!而从另一面看,本科毕业也仅仅是顺理成章而已;对于大多数人来说,拿到了本科毕业证书意味着自己马上要迎向社会浪潮的冲击,淹没到茫茫人海中去了。
所以在23岁这一天,我说:莫名其妙就23岁了。因为在我的心里,当你脱离22岁以后,你就要开始告别校园、告别幻想,然后拥抱现实。而我,好像仍然没有做好准备,剑未佩妥,我已被推向江湖。
时间并不等人,而我选择了花一年的时间去做一件事情。

二、司法考试
本科毕业以后,我选择驻扎在学校里,冲刺法律职业的敲门砖——司法考试。
有时想起来,这种职业资格考试真是让人咬牙切齿。通过率也不过7%,大把人每年放榜时再一次重启漫长的复习之路;但是当你真的通过时,你也只是踏进法律职业的门而已,放眼望去,四海茫茫,这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。

三、研究生入学
在通过司法考试后,我申请了研究生,最后选择了来到密苏里念书。
这一次来到美国,我已经没有了新奇感。当坐在接机的车里往窗外望时,那感觉只是好像从汕头来到了深圳,一切都是那么的不同却又那么的熟悉。
华盛顿大学和中央俄克拉荷马是完全不同的两个学校。UCO热情、温馨,那儿的人们都没有什么距离感,整个学校激情四射,一到体育比赛则全城一起狂欢;华盛顿大学学院风浓郁,但学生都比较木讷,这儿的治安也不好,相比起朴实的乡亲们,这里的人们比较有距离感。
对于一年的研究生,最后圈子还是会回到中国人中来。结果就是,许多事情会变得非常复杂,有时候处理起来心累,但是心累的事情往往让人成长。接触不同价值观的人,不同思路的人,不同背景的人,教会我许多许多的小事情,也改掉了我过往的一些毛病,就当作是步入社会前的一些磨砺吧。
而正因为是一年的研究生,课程压力特别大。我们在没有任何铺垫的情况下,直接与高年级的博士一起上课、打分,这给我们的压力是空前的。一样是五十页书,我可能要看三个小时,博士们一个半小时可以看完;除了语言的要求,学习法律还对文化背景的了解提出很高的要求,于是偶尔就会出现听不懂教授提问的情况。排除教授们设置课程、授课不考虑硕士的强度以外,硕士的同学里也都藏龙卧虎。不少同学毕业于五院四系,在本科时已经上过英文的英美法课程;学习能力很强,上手做的又快又好;记忆力、专注力超群。不得不说,不仅高考给了一个人学习能力的标记,大学四年的系统培养给了一个人不同的格局、能力和视野。
说实在话,这一年里鲜有十二点前睡觉的时候,每天都会在学校待到十点、有时十一点,好像是把本科四年都没念的书念回来哈。
就当作是提前适应律师工作的强度吧!

四、
时间的流逝是强大的,转眼间,我从汕头到广州到俄克拉荷马,再到广州到深圳到圣路易斯,辗转了六个地方之后,我不得不说,维系关系实在是让人有心无力。也许有的人已经疏远了,但我做不了任何事情去激活、维修这个关系,如果你觉得我们疏远了,无须互相责备;我们只是被时间四海八荒地推着走了,天地那么大,能推到同个方向很难很难。如果你有什么想告诉我的,想倾诉的,我依旧是那个愿意半夜拿起电话听你讲话的人。
这两年多里,除了家人、朋友,我要特别感谢潘老师,她教会我去耐心栽培,教会我相互陪伴的意义。

我还不够好,还太稚嫩,我需要努力、去经历、去感受、去拥抱未来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